武道玄皇 第四百八十七章 真气散尽修五感(更)

2019-09-26 03:25:04 来源: 辽源信息港

武道玄皇 第四百八十七章 真气散尽修五感(更)

凌寒紧张的看着铁栏外面,不知道究竟是何人在外边。

那脚步声渐渐的接近,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从铁牢外面走了过来,只见他步履缓慢,每走一步都像是用了十分的力气。

那汉子神情漠然的朝着铁牢里的凌寒看了一眼,又自顾自的低下了头,只是将一个装有食物的盘子,从那金属栏杆之间的缝隙中递了进来。

随后,就要转身离去。

凌寒见那汉子满脸的愁容,头发乱蓬蓬的一团,脸上还有一道可怕的疤痕,从眼角一阵连到了嘴边。

凌寒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汉子的面貌真是有些骇人,虽然没有任何表情,但看起来依然十分狰狞。

凌寒本想呼救,只是一见的汉子的模样,又不想吭声,生怕那汉子再进来。

凌寒见那汉子放下食物,转身就要走,心中一急,心道:不如求救一声试试,便高声喊道:“这位大哥,等一等!”

只是那汉子就像没有听到凌寒的呼救一般,径直的走了出去,脚步声又渐行渐远。

“大哥,帮帮我!”凌寒又喊道。只是~dǐng~diǎn~小~説,那汉子并没有回头。

凌寒见那汉子并不理睬自己,心中有些失望,又看了一眼那汉子放下的食盘,只见里面只有一个黄面的馍馍,再无他物。

凌寒被那铁索牢牢困住,根本动弹不得,哪里够得到那食物。其实,即便是凌寒能够到,他也没有心情吃任何东西,即便是鲍鱼龙虾摆在面前,凌寒也不会动上一下。

那高大的汉子走了之后,牢房里又恢复了寂静。

凌寒转动脖颈,朝着这个牢房看了一眼,牢房里面并没有什么东西,空空荡荡,只有自己,被绑在木桩之上,若想逃离,却是千难万难。

凌寒叹了一口气,便想试着运气,只是一旦提气,丹田气海便如破裂了一般,不仅没有一丝真气产生,还疼得要命,凌寒使了两次,皆是如此。

“啊!”凌寒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便不再运气,只得垂头丧气的耷拉下脑袋,闭上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凌寒便听到一声呼唤,“公子,快醒醒!”

凌寒睁开了眼睛,只见米粒儿正盘坐在自己的身前。

凌寒见到米粒儿,又惊又喜道:“米粒儿,你怎么跟到了这里?”

米粒儿的脸色也不大好,低声道:“我一直在你的身边,你被抓,我自然就一同被抓了!”

凌寒听了,有些难过道:“都是我,连累了你!”

米粒儿道:“其实也谈不上什么连累,一直以来,我都是靠着你身上的发出的真气,才能离开这地方,你现在在这里,我只能跟着你再这里!”

凌寒道:“快想想办法,我们怎么能出去?”

米粒儿道:“你的真气已经消失了,我的功力也随之消失许多,况且我也没本事,将这铁链打开!”

凌寒叹了口气,想起了米粒儿曾经説过,他的力量只能存在与虚幻之中,并不能作用到实物,自然不能弄断这铁索,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忽然凌寒问道:“米粒儿,你是不是看到了,我并没有杀害大长老?”

米粒儿道:“我自然知道那大长老不是你杀的,而且我还知道那小云姑娘是自己跑到你床上的,只是我却不能再众人面前出现,即便出现,也没有能信我説的话,还会把我当成怪物!”

凌寒想了想,米粒儿説的句句属实

武道玄皇  第四百八十七章 真气散尽修五感(更)

,看了自己已是没有逃生的机会。

凌寒此时只想见到师尊沈潮,向师尊表面自己的清白,但听廖泉的説法,若是师尊见到自己,自己就会没命,这却不知是何意思,难道师尊的心里,已经认定自己就是杀害大长老的凶手?

不管师尊怎么想,凌寒都想见他一见,当面辩解,只是不知在这牢笼之中,还能不能有机会见到师尊。

凌寒有些绝望,忽然感觉到米粒儿那只柔柔软软的小手捏住自己的脉搏,神情严肃,像是在为自己把脉。

“米粒儿,我的伤严重么?”凌寒问道。

“説严重也严重,説不严重也不严重!”米粒儿説的模棱两可。

凌寒道:“都到这个节骨眼上了,米粒儿你就照实説!”

米粒道:“从你的脉象上来看,你虽然没有真气,但也没有寒气,可以保住了性命,但你的经脉受到严重的损伤,若是在一个月之内,没有恢复,那你这辈子就都不能再有真气修为了!”

凌寒一听,顿时如同遭受了五雷轰dǐng,脑中一片空白。

不能有真气修为,那就是説自己再也不能修炼武道,不能修炼武道,那父母的大仇却如何得报?

凌寒想哭,只是欲哭无泪。

“我一定要逃出去,找到车神医,他一定有办法救我!”凌寒忽然想起了车神医,目光坚定的道。

米粒儿道:“这个监牢就在那‘湖心小筑’的下面,即便你逃出这里,你还能逃出沈庄么?恐怕现在沈庄上下都知道你是杀害大长老的凶手了!”

凌寒听罢愤愤道:“我不是凶手,我是被人陷害的!”凌寒想起小云,心中顿时又充满了愤慨,不知小云为什么要陷害自己。

“没有人会听你的!他们都听沈庄主的!”米粒道。

凌寒激愤的晃动了两下铁链道:“难道我只能在这里等死么?”

米粒儿看了看凌寒,道:“我这里只有“玄皇凝神篇”公子可以看一看,里面虽然没有有恢复功力的方法,但有些平心静气的方法,对你现在还有一些好处!”米粒儿説完,便一字一句的开始念叨着“玄皇凝神篇”的要义。

凌寒听米粒儿如此説,便仔细的聆听,这”玄皇凝神篇”虽然是武道中人眼中的至宝,但里面果真没有什么有效的恢复功力的方法。

“玄皇凝神篇”里面的一些功法介绍还是让凌寒受益匪浅。

凌寒现在就是面临着自己的真气修为几乎为零,但那”玄皇凝神篇”上面,倒是有几个不用真气便可以修炼的功法。

米粒儿倒是一气呵成,将”玄皇凝神篇”的上篇背诵完毕,只是凌寒此时只是关注自己损伤的经脉,并无心修炼里面那些无上心法。

米粒儿叨念完,见凌寒的表情并没有多么惊喜,便问道:“公子,你知道么?即便不用真气,也有一种功法,可以适合你现在修炼,若是修炼成功,威力并不亚于真气修为!”

凌寒听罢,半信半疑的问道:“米粒儿,此话当真?快説是什么功法?”

米粒儿道:“那就是五感之法!”

“五感之法?之前你不是让我练过么,我已经修炼了,只是现在我的真气已经殆尽,不知,还能不能运用这五感之法!”

米粒儿笑道:“这五感之法即便是常人也能运用,只是随着修为的增强,五感之法的威力也逐渐增大!不信,你运用一下试一试!”

凌寒听罢,便运用起米粒儿指导的方式,调整内息。

凌寒此时虽然浑身都不能动,但意念却可以超脱这铁链的束缚,是他身体活跃的部分了。

凌寒深吸一口气,便想释放一下灵压,但凌寒发现,自己曾经的灵压竟然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凌寒心内顿时又十分的沮丧,稍稍高涨的情绪瞬间又变得低落。

米粒儿像是觉察到了凌寒的心思,便道:“公子,这灵压的运用必须建立在真气运行的基础上,你目前丝毫没有真气,现在的修为只是算是一个羽道者,自然发不出灵压!所以,不用心急,还是试着练习五感之法!”

凌寒只好先闭上了眼睛,开始叨念着米粒方才説的口诀,那口诀的要义就是,放大自己的感观,先是从触觉上感知这个世界,随后平复自己的情绪,抑制自己的情感,通过触觉上的发现,还有自己过往的经验,达到能够预感未知的能力。

牢狱里一片昏暗,看不到其他的人,但那些人的的声音,纷纷传入凌寒的耳中。

“你们看到今天新来的那个小子了么?”

“那个小子,一看就是个孬种。”

“不知能不能挺过这几夜!”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怎么预约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有预约吗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电话预约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预约电话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预约急诊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