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0919、难道我上一次被宰了

2019-10-13 07:59:06 来源: 辽源信息港

刀剑神皇 0919、难道我上一次被宰了

“我的道,就是刀剑。”

丁浩缓缓自语,语气坚定。

刀剑之道,才是自己的根本,不仅仅是因为【刀剑双圣体】,更是因为自己领悟到了刀意和剑意,这是一种可以克制万法的极境法门,当日一战,即便是丁瞳这样的妖孽,也没有领悟刀意和剑意。

丁瞳有【七星造化之瞳】,可以勘破虚妄。

但刀意和剑意的力量,却不存在虚妄,那是天地之间世界上为纯正的大道之力,正好可以克制【七星造化之瞳】。

刀,剑,才是属于自己的强的力量。

丁浩缓缓起身。

接下来的路,就是要将【刀二十四】和【剑二十四】完全融会贯通,同时更深一步地领悟刀意和剑意,尤其是后两者,不仅仅是领悟多种刀剑之意的属性,更是要彻底衍化这两种力量,将春夏秋冬的四大力量,衍化到。

想清楚了这一切,丁浩只觉得心一片清明。

他没有继续修炼,而是起身离开了练功密室。

……

大殿之。

“这么说来,石嘴镇领域之内的各方势力,这几日不减反增?”丁浩若有所思地道。

“正是如此。”单雄恭敬地道:“虽然十万大战一战结束,大神和神庭两方都互有损伤,看起来风云散去,但关于仙器出世和仙药药引的消息,却依旧在东大陆疯狂传播,越来越多的势力和强者,来到这里,想要分一杯羹,碰碰运气,大人您闭关的近十日,石嘴城领域之内的人数,只怕增加了数倍不止。”

丁浩点点头。

这是意料之的事情。

仙器出世的消息应该不假,这已经不仅仅局限于东大陆了,只怕整个神恩大陆都将为此疯狂,兽族、海族和羽族都会赶来,到时候是一场天翻地覆一般的争夺。

丁浩对这件事情也很重视。

不过他却不抱太大的希望得到传说之的仙器,毕竟这次争夺,引发整个大陆疯狂,到时候神境强者陆续现身,各方云集,以自己的实力,还远远不足,一旦卷入其,只怕自保都难,不过丁浩也不会置身事外,至少也要暗出点力,不能让仙器落在神庭的手。

“也不知道父亲他会不会出手争夺仙器?”

经过了十万大山一战,丁浩对父亲的手段和力量,有了重新的认识,显然要比自己乐观的估计更强,如果接下来北域玄霜战神和大雷音寺佛主两大强者还站在父亲这一边的话,那丁圣叹夺得仙器并非是不可能。

“关于仙药药引,可有消息?”丁浩问道。

单雄面色一窒,惭愧地道:“属下等人也一直都在打探这方面的信息,可惜所得并不多,现在能够确定的是,外面所有人都咬定,仙药药引也同样会在石嘴城区域出现,有传言说,仙药药引到时候会伴随着仙器同时出现。”

体修们这些日,也尝试融入到石嘴城,在老向导的帮助下,得到的消息挺多,可惜都是只鳞片爪,并不完整连贯,很难判断出什么。

丁浩摆摆手,道:“这也不能怪你们,我们初来乍到,毕竟根基还浅,能得到这些消息就不错了。”

“天尊英明。”单雄马屁拍了上来。

丁浩只是摇头一笑,也不再说什么。

接下来检查了纳兰初的修炼进度――这小丫头原本只算是上之资,不过被丁浩伐毛洗髓改变了体质之后,如今也算得上是个小天才,这些日勤修不辍,终于晋入了三窍大武师境界,也算是神速了。

倒是那纳兰游侠这些日,吃饱了没事干,会跟着妹妹修炼,因为之前有丁浩的允许,纳兰初耐心地讲解修炼法门,也不知道这个傻小听懂了没有,丁浩仔细勘察,发现纳兰游侠体内那股神秘力量,有逐渐增强的趋势。

这是个好现象。

纳兰游侠的资质根骨,非常卓越,可惜神志不清,否则日后的成就,不会弱于丁不三丁不四等成名的新生代天才。

“对了,关于那三千绝剑的下落,可有消息?”丁浩想起了这件事情,随口问道。

杂毛老向导面露苦色,道:“大人,这些天整个石嘴城疆域之内,很多人都在疯狂地寻找三千绝剑的下落,昔日一代剑术石一皇的绝学,还是很吸引人的,可惜都没有什么线索,那三千绝剑仿佛是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有人推测,很可能三千绝剑已经离开石嘴城区域,或者是已经找到了新的主人。”

杂毛老向导这些日到处寻找三千绝剑的下落,可谓是差点儿走断了腿,也没有什么消息。

丁浩点点头。

三千绝剑,有缘者得。

石一皇也是一代人杰,辉煌一时,昔日被称之为可以和父亲、十三神争辉的绝世人物,可惜终以悲剧收场,他留下的道统传承,不简单,丁浩也希望可以得到,毕竟自己走的也是刀剑之道,应该有所裨益,不过现在却是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寻找道统了。

丁浩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仙药药引上。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一定要得到仙药药引,治疗母亲的伤势。

将思路整理了一遍,丁浩起身,道:“整整十天时间了,该去看看纳兰世家的人了,这件事情也该结束了。”

说话之间,众人来到前殿之前。

丁浩心念一动,金色纹络闪烁,【星河幻阵】缓缓地撤去,周围的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纳兰世家的高手只觉得眼前一花,无边孤寂的星河虚空消失,眼前的景色恢复了正常,清新的空气迎面而来,终于从这该死可怕的幻阵之走出,见到了真实的景色。

数十位白袍强者神色都十分委顿。

年华贵妇人脸色略显苍白,精神倒还不错,眼睑饱含煞气戾气,脱困的瞬间,目光定格在丁浩的身上,身形一闪,瞬间爆发出了强的力量,如瞬移般来到丁浩的身前,大手抓了下来。

丁浩随手一拍。

轰!

年华贵妇人只觉得掌心仿若是有神雷炸开,一股焦麻感觉涌来,瞬间半只手臂都失去了直觉,一股巨力用来,她整个人身不由己地倒飞了出去,落地后咯噔噔连退十数步,喉头一甜,一口逆血差点儿喷出来……

怎么可能?

年华贵妇人一脸震惊,抬头不可思议地死死盯住丁浩。

她刚才佯攻丁浩,实际上是想要瞬间转换目标,挟持纳兰初,安全离开红石庄园,谁知道十天前对一掌平分秋色的对手,今天随意出手,就直接击飞了自己,让她接下来的打算完全化作泡影……

短短十天而已,一个人的实力,怎么会增长这么快?

“退…!”

年华贵妇人大喝,身化流光朝外飞去。

但丁浩的速度更快,下一瞬间就出现在她身前,一指点出,年华贵妇人只觉得眉心刺痛,脑门仿佛是要被贯穿一般,一股无形的剑意力量封锁了她所有的闪避空间。

她不得不倒飞回去。

落地的瞬间,正要提气转换方向,一只冰冷的手掌却在同时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刺骨的寒意从这手掌上涌出,瞬间就摧枯拉朽一般地破开了她的护身玄力,封锁住了她体内的玄气通道。

“你……大胆……”年华贵妇人又惊又怒。

这一瞬间她只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幼童一般,完全被对手玩弄于鼓掌之间。

啪!

丁浩反手一个巴掌抽出去,将她抽飞吐血倒地。

“不知死活的东西,到现在了还分不清楚状况。”丁浩身形落在前殿基石上,摇头道:“你就留下来吧,我倒是要看看,纳兰世家还有什么手段。”

其他白袍强者都被吓得动都不敢动。

年华贵妇人是家主夫人的师妹

,一身实力在圣人大圆满,是显赫一方的强者,在整个纳兰世家之内,也是一个强权狠角色,说一不二,手段毒辣,人见人怕。

但此时却在一招之间被对手击败……

纳兰世家强者们的目光,落在了丁浩的脸上,敬畏之色难以掩饰。

“你……”丁浩抬手指了指其年轻的一个纳兰高手,道:“回去告诉纳兰性德,亲自来赎去他的狗,日之内要是不来,我就斩了她的狗头。”

那年轻人一愣,旋即转身就走。

丁浩以挥手,体修们将年华贵妇人和其他纳兰强者,全部都以铭锁链镣铐捆绑起来,押下去送到了庄园的地牢关押。

……

一个小时之后。

丁浩出现在了【天听轩】。

依旧是第十七层,依依旧是相同的房间,依旧是相同的人,昏暗的空间,上次接待了丁浩的神秘人,背对丁浩坐在黑暗之,长发垂地,再一次出现。

“土豪你又来了啊,这一次想要知道什么消息呢?”神秘人略显沧桑的声音之,带着一丝极为明显的调侃。

丁浩额头有一排黑线划下来。

这语气怎么这么贱呢?

土豪什么的,难道上一次我来买消息的时候被宰了?

收敛心神,丁浩刚要开口提出问题,黑暗长发身影却抢先一步道:“对了,如果你想知道关于仙器和仙药药引的事情,就不要再问了,免得浪费时间,因为这个我们【天听轩】的卦师还无法算出来有用的信息。我们虽然敞开门来做生意,但从来不贩卖没有把握的消息,这是【天听轩】的原则。”I

北京阳痿权威医院
贵阳专业牛皮癣治疗医院
合肥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江苏医院的精索静脉曲张
太原看白癜风好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