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北京的政策制定者们正在努力推进经济结构

2019-03-24 16:21:42 来源: 辽源信息港

当北京的政策制定者们正在努力推进经济结构转型时,他们恐怕没有想到,在地球的另一面,南纬21度的一座巴西小镇上,人们也在关心着相似的问题。

随着原油等大宗商品步入下行周期,刚刚依托甘蔗种植优势转型发展生物燃料的小镇,发现其产品的优势已荡然无存,曾经短暂的繁华恍若隔世。而这只是资源国的一个缩影。

的数据显示,巴西、加拿大等资源国的经济连续两个季度下滑,先后步入了技术型衰退的经济学困境之中。其实,在世界是平的的经济情况下,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大宗商品经历寒冬,环球也必然同此凉热。

拉美小镇的兴衰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生物燃料的兴与衰,决定着巴西东南部小镇Sertaozinho上人们的生活。

几十年来,伴随着葱郁的甘蔗地,Sertaozinho这座400平方公里的小镇一直是的产糖中心。不过,随着科技进步,将甘蔗制作成乙醇燃料的利润似乎高于制作成食糖。这个机遇促使Sertaozinho致力于转型成为生物燃料重镇,并围绕生物燃料发展出了一整条工业链,声名大噪。

随着中国等经济体的快速发展和需求增加,Sertaozinho以前十分繁荣,小镇的劳动力已经无法满足生产需要了。当地人回忆说。

然而好景不长,近年来全球范围内低迷的石油价格,将这座小镇拖入30年来严重的危机之中。据中国证券报统计,2014年6月以来,作为商品龙头的国际油价已累计下跌逾50%,一度跌破每桶40美元,这较2008年的每桶147美元高位已是恍若隔世。

石油价格下滑,使得生物燃料的成本优势荡然无存,需求随之大幅下降。在Sertaozinho,七分之三的生物燃料工厂已经破产,即便是坚持下来的工厂,也不得不转变生产方向。

我们依据市场的反应调整了生产。曾经,我们将60%的甘蔗用于生产乙醇,40%用于生产食糖。当地一个有名的生产商Jairo Balbo说,但现在,我们用于生产食糖的甘蔗占到了65%,剩下的才用于生产乙醇。

生物燃料工厂的关闭,使得小镇上的人们失去了稳定的收入来源。十年前,这些工厂可以提供足够的工作岗位。但现在,由于雇主们纷纷退出该行业,不少当地人已经四年甚至更久没有稳定的工作了。

2003年到2008年,我的生活很好,当地人Silva说,但是2009年后情况开始变了,不仅是我,我身边所有人都如此,而且还在越变越糟。

其实,Sertaozinho小镇的命运,正是拉美经济体巴西的一个缩影。8月28日,巴西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巴西今年二季度GDP环比萎缩1.9%,创下逾6年来严重下滑。一季度巴西GDP环比增速已从-0.2%向下修正至-0.7%,而连续两季负增长,已符合经济学上的衰退定义。巴西货币雷亚尔今年以来更是贬值了25%,成为表现差的货币之一。

不仅是巴西,当前全球范围内依赖大宗商品出口的资源国都面临着相似的命运。9月1日,加拿大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国经济二季度萎缩0.5%,延续了一季度的萎缩态势;一季度为萎缩0.8%。同样是经历了连续两个季度经济萎缩后,加拿大的经济陷入了2008年以来迷的状态。

作为全球三大主要商品货币,加拿大元以及新西兰元、澳大利亚元在今年来都沦为表现差的货币。加拿大是能源出口大国,新西兰在奶制品领域的出口独领风骚,澳大利亚是铁矿石产业龙头;无独有偶,在过去一年,这三种大宗商品的价格都大幅下跌。

大宗商品的轮回

这两个国家的经济衰退与大宗商品市场的疲弱密切相关,因为这两个国家都是资源型国家。谈及巴西和加拿大进入经济学定义中的衰退时,南华期货研究所高级总监曹扬慧说。

曹扬慧指出,巴西是一个典型的资源型国家,农业和矿产是其经济的主要支柱。农业当中,巴西是甘蔗、大豆和咖啡的主产区。甘蔗是白糖的主要原材料,纽约白糖价格从2011年8月份以来便持续下跌,从当时的每磅逾30美分跌至目前不足12美分,跌幅逾60%;大豆价格从2012年8月份的高点每蒲式耳1789美分跌至现在的880美分,也已经腰斩;铁矿石价格更是低迷,普氏指数从2013年初的每吨159美元高位跌至目前的56美元。而巴西对资源的依赖性又非常严重,因此大宗商品价格低迷对巴西经济影响巨大。相比巴西,加拿大对原油的依赖度较高,因此也受到了原油价格大幅下挫的打击。

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程小勇也表示,2015年二季度以来,巴西、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资源国家经济纷纷出现滑坡,有以下几个方面原因:就是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持续大幅下跌,

当北京的政策制定者们正在努力推进经济结构

这是直接原因,导致资源国家商品出口额持续下降,企业纷纷陷入困境,国家财政收入锐减,从而引发经济活动收缩,GDP增速下滑。

第二就是美联储加息,全球主要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纷纷回流美国,大量美元流动性收敛,从而引发资源国家矿业、农业等企业投资下滑,终导致实体经济活动降温。

第三就是经济结构问题。巴西、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经济机构单一,过于依靠大宗商品出口,本身消费和投资不足,从而导致企业外债较大,在资金外流的情况下,本币贬值,终引发金融市场动荡。

至于大宗商品价格的下挫,兴证期货宏观分析师刘文波认为,其根本原因有两点:一是美元升值,二是中国需求下降。美元近两年来的表现与之前10年的走势完全相反,走出了一轮大牛市,美元指数去年跌破80点,到今年上半年突破100点,现在维持在95点的高位,升值幅度高达20%。美元升值的结果是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价格下降。此外,大宗商品与全球经济密切相关,在欧洲与其他国家经济低迷,尤其是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背景下,大宗商品出现了严重的供过于求局面。在供给大幅过剩的局面下,大宗商品必然集体陷入熊市。

环球同此凉热

大宗商品的轮回会否重启?资源国的兴衰何时转换?

对此,混沌天成期货研究院院长叶燕武认为,目前资源国的经济形势还比较严峻。2008年金融危机时,全球还有中国、印度等人口大国来作为支撑。中国在满足农村需求以及推行城镇化建设的同时,不仅能维持国内经济增长,还存在一定的进口缺口,这在很大程度上拉动了全球经济。但中国人口红利逐步消失,经济增速下滑,短期内需求难有起色。印度虽然人口多,却还远未达到爆发式增长的阶段。而美国尽管经济恢复较好,但很难拉动全球大宗商品的需求。

目前资源国的兴衰与资源矿产类似,基本以年为一个周期,其经济大致会在3年左右恢复。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全球人口趋于稳定,预计恢复周期会越来越长。以巴西为例,分别将年、年和年视作一个经济周期,可以发现每个经济周期的前几年经济增速都会放缓,GDP甚至会出现负增长。受2010年大宗商品市场集体爆发的影响,本轮周期调整开始得更晚一些,因此调整时间可能更长,或将维持到年。

从历史上来看,不管是1930年全球经济大危机,还是年亚洲金融危机,实体经济需要自身去杠杆和自我调整,逆周期政策可能只是引发短周期反弹,这意味着资源国家经济衰退需要时间来自我调整,更何况此轮衰退是中国经济结构性和周期性叠加的结果,因此衰退时间较长,且会出现反复探底的特征。程小勇指出。

分析人士进一步表示,世界是平的,在全球一体化、商品贸易自由流通的经济情况下,各国面临着诸多相似的威胁和挑战,你离不开我,我离不开你已成为不可避免的大趋势,可谓环球同此凉热。

叶燕武告诉中国证券报,中国-巴西、中国-美国、中国-德国等经济情况表明,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关联及外汇储备互相持有决定了很多国家是经济连体婴。目前发达经济体面临较大的通缩威胁,而他们占据了全球很大一部分经济总量,为了刺激通胀,只有增加流动性,增强本国购买力。但目前的困境是,尽管欧洲等发达国家大幅增加货币供给,需求却仍然跟不上,而发展中国家的主要出口是针对发达国家,发达国家经济不起色,发展中国家的出口也难有建树,内需又倾向于饱和,经济下行压力大,因此也面临通缩风险。

而在各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过程中,中国因素始终是一个关键的纽带。2000年左右,得益于中国工业化的蓬勃需求,铁矿石、大豆等大宗商品的超级周期曾为全球经济的经济注入长达10多年的强心针。如今,中国经济走入新常态,依赖大宗商品出口的资源国尚未完全适应。

刘文波认为,中国因素对大宗商品市场举足轻重,中国是大宗商品的主要需求国。据统计,中国需要分别占精炼铜、锌、铝、铅、钢材表观需求量40%以上。只要中国需求增速放缓或者下降,就会打压大宗商品价格。从不同角度来看,这有利有弊。虽然对于出口国而言,短期内减少了收入,经济受到影响,但长期来看,可以促进经济转型;对于进口国而言降低了成本,普通居民在大宗商品等基础原材料的花费减少,可以增加其他产品消费,从整体上增进了社会福利。 (:中冶有色技术)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