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主沉浮之道尊 第十五章:你无我有

2019-12-05 07:39:32 来源: 辽源信息港

我主沉浮之道尊 第十五章:你无我有

对于这种生活,陈浮很是眷恋,可惜他还有着很多事要做的。

重生到现在,虽然没有经历多少,但是对于敢害自己的人,是不能放过的。可惜这一切都需要时间才行。就像救治陈母,也还需要稳定自己真气后才行,也就是说至少还需要一次。

吃过饭,陈浮认真的考虑了一下,真的没有地方给自己吞服灵药修炼的地方了,这事总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进行吧。即使自己愿意,也根本没有办法入定啊!

“妈,我得回去一趟,晚上过来!”

陈母有点诧异,当即问道:“回家干嘛!要不我们一起回去好了。”

“妈,你在这里继续看看情况,多待一天没事,我回去看看,顺带拿件衣服。”

“好吧,你早去早回啊。”

陈浮笑着点了点头,顺手把床边的人参和其他药材一起带上。

陈浮刚走,一老头就拉着路雪儿问道:“医生,刚才那人是谁啊,看起来好好的,怎么住医院的。”

路雪儿原本还有些诧异,不过看清楚问话的人就是一呆,试探性问道:“是刘易刘爷爷吧!”

这下刘易诧异了,当即回头看了路雪儿一眼道:“你是小路家闺女?”

“刘爷爷你还记得我啊,刚才我还以为认错了。”

刘易也笑了,开口道:“几年没见,小姑凉都长大了,现在还是医生了,不错不错。听说你近和小路闹矛盾了,怎么也不到爷爷家来呢!给爷爷说说怎么回事,我跟你做主。”

“我去了啊!还看到阳叔了,结果我向他告状他还说我不懂!”

看到路雪儿一副生气的样子,刘易乐了。笑着道:“告什么状?直接跟我说就好了。”

路雪儿撇了撇嘴道:“阳叔说我不要管别的,先把自己工作做好,刘爷爷,你说阳叔是市长,我跟他说说民间疾苦有错么?”

“到底啥事啊!”

“喏,就是你刚刚问的那个人的事。”说着还指了指刚刚走了的陈浮。

一提到陈浮,老爷子就来了兴致,急忙道:“别磨叽了,直接告诉爷爷,要是你阳叔错了,我回去揍他。”

“真的吗?你可别说是我说的哈!”

看着刘易点头,当即就把陈浮被砍十八刀,颅骨破碎,神经受损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而且没有加一点油和醋。

刚开始刘易还没觉得怎么样,结果越听越火大,心里狠狠骂了自家那兔崽子几句。结果听到陈母在医院时,顿时眼里精光一闪道:“小雪啊,这事是你阳叔不对,回家我就收拾他。”

说着还看了路雪儿一眼,不过他还真没有胡说,不管陈浮是不是那一位的后人,这事严家都做的过火了。要是陈浮真是其后人,这不是捅破天了么,别说自己能不能承受那一位的滔天之怒,就是如今京城那几位还活着的听到了,自家那点权势可没处使啊。

“小雪,不瞒你说,我觉得刚才那小伙子像我年轻时一个朋友,你能不能带我看看他妈,或许还真是我老朋友的后人呢。”

路雪儿眼睛一转,对于眼前这一位要见陈母,心里很是激动,虽然她自己都不知道激动个啥。

“没问题啊,他们就住前面的病房,我带你去就是了。”

说完便马不停蹄的往陈母那里赶。

……

话说陈浮出了医院,当即坐公交回家,公交要坐十几个站,所以无事时打开了。

看着上的壁纸,一个五官端正的美女印在上面。心里就是一阵不爽。曾经的记忆涌来,只能叹息一声:曾经沧海难为水啊!

如今对方已经成了别人的,甚至于陈浮都在怀疑,自己这事和那个男人恐怕脱不了关系。

二话没说,把里她的照片全部给删了,这才看到上有很多短信息。点进去一看,几十条关心和问候的短信,都是班上的同学发的。

陈浮脸上表情很精彩,他都有点怀疑自己看错了,居然有冰美人闻人秀的短信,而且还是三条?这一位啥时候这么关心人了!三条短信全是关心的话,甚至还有说要帮他讨个公道的。

虽然现在陈浮没有让人代劳的想法,但是对于关心自己的还是要表示表示的嘛。

打开pp,pp上面也全是问候,不管人家怎么想,陈浮都一一回话,告知自己没问题了,谢谢关心之类的。只有两人的消息他还没有回复,一个是洛菲儿的,还有一个是闻人秀。想了想,还是没有点进洛菲儿的对话里,把对方拉黑名单了。

闻人秀的对话框里只有三个字:还好么!而且头像都是黑的

,显然表示不。不过还是试探性的发了句:已经好了,谢谢关心!

不过让陈浮震惊的是,对方头像立马亮了,秒回复:那还好么!

这要怎么回答呢?一脑门的问号。随即还是回到:身体已经好了,过两天出院。

闻人秀:心里呢?

回复:也好了!

闻人秀:那就好!

………………

聊了一会儿,终于明白只有取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冰美人真的是冰,从开始到现在,对方输入就没有超过三个字的时候。还好自认理解能力不错,否则真的聊不下去了。

时间过得很快,直到陈浮下了车,回复了一句以后聊后才关掉了。往家里赶,时间很急,留给自己的时间也就几个小时罢了。自己的抓紧了。

………………

陈浮的住所是一栋民楼的顶层上搭的,只有两间小屋和一个厨房,一个卫生间,主要还是租的,一个月六百块。所幸视野不错,空气也相对于其他要好。

回到家里,看着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不由摇摇头,自己现在到底算剑皇还是学生呢!或者是两人结合体?想来想去还是想不通为什么。索性也就不想了,总有一天会弄明白的。

不过看着地上的树叶,眉头一皱,没有多说,打开门走进自己的小屋里。将所有灵药拿了出来,当归和地红精已经被吃了一半,人参也被自己咬了一口,幸好是干参,否则被这样糟蹋的话,灵性就大失了。

…………

天龙湖,翠屏山上别墅里。胡万里看着眼前这个陪了自己十年的女人,居然发现自己现在有点看不透了。

被胡万里看的有点发毛的张爱琴不由挪了挪身子,一脸笑意道:“老胡,怎么了?这样看着我!”说话间还看了没说话的胡万里一眼,微微苦涩道:

“我承认,在龙域这个项目上,我确实疏忽了,没发现这么大一个漏洞,差点造成了集团的损失。”

听着张爱琴的认错,胡万里心里叹息,毕竟是和自己同床共枕十年的人了,集团损失对她也没好处。

“过去了就过去了,集团也没有损失,所以没什么,下次注意就好了。”说着还喝了一口茶。

看胡万里的态度,知道这事算是过去了。当即站了起来,走到胡万里身后捏起了肩膀,口中还笑呵呵的道:“以后啊我一定注意,这一次上了严氏的当,肯定会留个心眼的。近你也太忙了,脚不沾地的,要不晚上就留在家里休息一晚上?”

胡万里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近确实感到疲惫。心情波动大,仿佛精力不如前两年那样旺盛了。或许是看到自己儿子了吧,居然有了一种老了的感觉。

想到陈浮的样子,居然敢这么对劳资说话,对自己的脾气。有自己年轻时的血性。

“老胡啊,念青这孩子是我们看着长大的,现在也二十岁了,在嘉华也磨砺了两年,比以前成熟多了。要不我们给他换个位置,让他在感受感受!”

心里想着陈浮,却听到张爱琴谈论张念青。胡万里心底立马就起了涟漪,以前自己看着顺眼的张念青,怎么现在在自己眼里就不怎么样了?当即皱了皱眉头。

看到胡万里皱眉,张爱琴还以为这是对方在考虑换什么位置好,心底有些高兴道:“念青这孩子以往读书不怎么样,昨天还给我打汇报,有板有眼的。听说嘉华上个月业绩上涨不少呢,有近两百万的利润。”

听到这话胡万里更是心情不好了,不过张念青毕竟是张爱琴的侄子,也不好说太重了。

“念青啊!沉稳是沉稳了不少,可是还不够啊!嘉华国际可是Z市里仅有的三家会所,集团为其可是投资了近一个亿,无论是软件还是硬件设施上都不比其他几家差,甚至于还高处一截。不过反观其他几家却是每年五六千万的利润啊!还是再磨砺磨砺好了。”

胡万里都这样说了,张爱琴也是语塞。毕竟胡万里说的是实话,只是为什么心里就是接受不了呢?不行,还得试试。

“老胡,念青确实年轻,不过年轻人嘛,总要有学习的机会的,我看不如调他到总部来,我来教他不就好了。”

“好高骛远是商场大忌,这不会是念青的意思吧?”

淡漠的话让张爱琴就是一个激灵,自己这太着急了啊!连忙道:“不是不是,只是你和我没有儿子,念青是哥的孩子,又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也算半个儿子吧。有点想他了。”

胡万里默然,儿子你没有,我有!只是这话就是不知道怎么说,微微拍了拍对方的手,没有说话。至少现在自己没有要提拔张念青的意思!

青龙满族自治县医院预约挂号
高青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看癫痫病医院
重庆癫痫医院哪家好
昆明哪个医院检查妇科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