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國宝卸任彵遏制孒势头但湜未触及基础图

2019-11-10 21:18:17 来源: 辽源信息港

争议张国宝

“他顶住了一些项目,遏制了势头,但是未触及基础。”

他是国家能源局任局长,他曾主管十一年中国能源,主导的能源改革亦充满争议。卸任之际的张国宝,如何面对争议?如何“澄清”传闻?

□本报曹海东发自北京

2011年开始的第十个日子,66岁的张国宝离开了长达十一年之久的能源工作岗位。他退休了。

本周一下午两点半,中组部副部长李建华前往国家发改委,宣布免去张国宝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之职。宣布会上,李建华高度评价了张国宝在推进能源结构,在发展核电、风电、重大装备国产化等方面所做的努力。据说张国宝在随后讲话中,颇为平静而简短,可能是“适当控制了下情绪”。

十一年间,他担任过的头衔不下几十个,被上级领导尊称为老能源,“以承担急难险重任务”着称。

他力主调整能源结构,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其中核电结束过去五年无核电机组投产徘徊不前的历史;风电装机容量连续五年翻番增长,打造多个陆上风电三峡。

他主导过中国重要的三大改革:电力体制改革、民航体制改革、电信体制改革。但其中争议颇多,尤以电力体制改革为。

卸任之际,他如何面对争议?还有何遗憾?他留给继任者什么样的能源局面?

为什么改革受阻?

如果不是台下会心的大笑,很难想象这是一位部级官员的“澄清词”。

1月6日,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张国宝一改常态,面对台下的国家电公司高层、全国能源企业以及政府官员,针对一些媒体指责能源局纵容电收购设备制造企业加强了垄断,他直言,能源局并不同意,而是其他部门批准的。

言语一出,四座皆惊。业界看来,2010年,国家电收购辅业资产许继、平高两个集团的行为,直接与2002年电力体制改革“五号”文件冲突。“五号文”确定了厂分开,主辅分离,输配分开的电力体制改革方向。不过,国家电公司非但没有完全进行主辅分离,还加强了对上游电气制造企业许继、平高的收购。

电力改革的此种“走回头路”,显然不能为改革派所接受。

据了解,电力体制改革目前已由电监会、国家发改委体改司、国资委等多部门负责,改革办公室放在了电监会,国家能源局只是其中的一个会签意见的单位,在这种多部门负责之下,意见不一,甚至出现有专家对已经施行的改革———“厂分开”都存疑义的现象。

国家能源局内部人士透露,在进行主辅分离讨论之时,电力改革意欲将各省的电力设计院重组成两个设计院,张国宝提议,应将一两个设计院划给电力设备制造企业。他认为,过去的电力体制造成做事的不管设计,设计院管设计不管设备的局面,可以趁这个改革机会划一点给制造企业,形成又能做设备,又能搞设计,类似西门子、GE这样的跨国企业。

不过,这一方案在讨论时差点夭折,张国宝终以不划拨就不签字“要挟”,电力改革领导小组才同意划两个设计院给制造企业。遗憾的是,这一方案至今未出台。这件事也可以看出能源局在电力体制改革方面发言权实在有限。

此外,汶川地震导致电力中断,让曾抢险18天的张国宝感触颇深。当时四川电力全部中断,张国宝要求国家电公司四川电力公司全面抢修,才得以按期通电。但这也引发一个问题:主辅分离之时,是否要将电力抢险队伍留给电和电力企业。

据了解,目前电和电力企业抢险队伍将极有可能不做分离。“我们在电力体制改革上做了一些探索,但是具体怎么探索,还是要在深思熟虑的基础上推进下去。”张国宝说。“他顶住了一些项目,遏制了势头,但是未触及基础。”国家能源局一位官员说。不过这位官员坦陈,这也已经是的可能了。

为什么“重症下猛药”?

在张国宝任期内,还有一项成绩单———风电发展,让其“自豪不已”。

不过,在风电迅速发展的同时,也伴随着风电产能过剩的各种批评之声,以至于2010年9月,国务院甚至专门发文提示风电产业产能过剩。

此外,业界对风电特许权招标也存在不同看法,有人认为其用竞争的方式招标,实质上并未达到预期目的。

对这些争议,张国宝一直在各种论坛上予以澄清。他习惯性向别人介绍自己亲身经历的“燃气轮机打捆招标”。燃气轮机打捆招标的核心是,集中企业采购机组,吸引通过招标选择设备供应商,采购同时,要求对方转让技术。由于后来外界批评“计划经济”的压力过大,张国宝选择放开,让各家各自采购,结果现在“买了都快一千台了,国产化目标依然遥远”。

对于风电,张国宝的思路是,通过扶持,保护国内的风电制造业,使他们有个休养生息的机会,“就是让我们国产的设备,能够在国内市场有应用的机会,否则你连这个机会都没有。”这种思维来自一次外出访问。上世纪九十年代,张国宝曾去美国参观风机设备厂,发现国际企业推销风机,买一台风机回扣就20万,这让张国宝动心必须自己研发,不要依赖别人,“我已经从一个小孩变成了壮年人了,我不怕跟你打架”。

张国宝的一位下属说,张国宝惯常的思维是“重症用猛药”,在一些事件处理上,习惯“发动群众”,“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办大事”。

张国宝曾这样反问质疑者:不要认为市场经济万灵,现在我们国家的发展阶段,有的时候要看看你政府主导得合理不合理了。

为什么“心急如焚”?

2008年,张国宝担任能源局长之时,所有人都在预期,希望国家能源局能在价格领域有所作为。

不过,张国宝说,国家能源局并不谋求定价权,其实张不是不想要定价权,是“三定”方案明确这一职能不在国家能源局。

目前,国家每次调整能源价格首先要征求国家能源局的意见,但能源局内部人士透露,早期能源局刚成立之时的一次调整油价,竟然未征求能源局的意见。性格倔强的张国宝直接告状到国务院,当时国家相关高层笑言,说明我们调价保密工作做得好,连能源局长都不知道。至此之后,国家发改委每次调整能源价格,才一定征求能源局的意见。

一个没有定价权的能源局,一个没有定价权的能源局长,显然无法调控能源市场,更无法调控几大集团行为。

为典型的例子是,国际油价在60美元之时,张国宝曾让中石油、中石化相关负责人到其办公室,让他们不要等政府批件,赶快进口石油储备,结果只有中石油买了100万吨,后来中石油担心批件不来承担政治风险,又将油卖了,结果此后油价迅速攀升,机遇丧失。

资源价格之所以难以推进,源自石油天然气垄断局面未破的局面下,国家能源局难有施展拳脚的机会。目前,呼吁石油放开进口权的不仅有民营石油企业,也包括大型国有企业。

中国化工集团即为其中一家。因为其有很多化工产品,它一直希望国家放开进口权,自己建设炼厂自给自足,不用再看中石油、中石化的脸色行事。据了解,尽管征求意见下来,但始终没有下文。

之所以如此,国家能源局相关人士透露,中国化工集团其本质还是要一个进口权,并不完全为了化工产品。此外,国家之所以管住进口权不放,主要因反对意见认为,一旦石油进口权放开,就会如铁矿石企业一样,几十家甚至上百家企业争夺,终更加失控,被外资企业算计。

显然,要进一步调整能源结构,重要的手段即价格,价格的背后,更是体制的层层约束。现在各种手段都被死死卡住,国家能源局难有作为。而作为首任局长的张国宝也只能感慨,调整结构让其“心急如焚”。

张国宝“肖像”

“人生得意非尽欢,喜在年华不虚度。淡看虚名莫贪腐,能进能退大丈夫。”

□本报曹海东

“乌龙”告别

在元旦前三天,2010年12月29日,张国宝早晨五点半就起床,他已经将这次国务院报告会作为他退休之前的一次汇报会。

国务院每周三的例行常务会上,十多年来张国宝几乎都会准时出现。这次前往国务院之前,他将自己的讲话稿子看了好几遍。在一如往常干脆利落汇报完项目之后,面对国务院领导,各部部长,张国宝动情地说,这是自己一次向各位汇报工作,借机感谢大家的信任支持。

与会者给这位主管中国能源十一年之久的“老能源”报以长时间的掌声。

张国宝没有想到的是,2011年元旦后“农村电改造”的汇报会,他还是以能源局局长的身份出席了,结果那场国务院告别会成了“乌龙”告别会了。

在其下属看来,66岁的张国宝精力超群,中午不睡午觉。其秘书每天都会用拉杆箱带回来一箱子文件,而其办公室从办公桌到会客桌都堆满了文件。

这种勤奋可能在其支援三线建设的十多年期间就已经练就。在陕西汽车齿轮厂期间,他依靠词典学习日文,这也直接为日后参加各种谈判奠定了基础。

文革结束后,张国宝考取西安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工学硕士,毕业之后,北上北京,从1983年起开始在国家计委工作。16年后,1999年起,他担任国家计委副主任开始正式主管能源,一干就是十一年。

“谁也不敢说自己是‘国宝’的人”

张国宝身上也有同代人共同的特点:勤奋,并将体制赋予的权力用到。

国家能源局的一位官员至今记得一个细节:当时张国宝和他在莫斯科开会,张国宝接到通知马上要回国到国务院开会,结果张国宝当天回去开会,第二天又飞回莫斯科。这让小其近30岁的官员惊叹不已。

他也得罪了不少人。据他身边工作人员介绍,一个典型的事例是在国家能源局成立之初,国家能源局的编制方案还没出来之时,各种推荐人员的纸条就已经雪片一样飞到张国宝的办公桌,“很厚一叠”,来头都不小,张基本上都硬挡了回去。在复杂的政府序列里面,“张很少用自己人,而是以能力用人,谁也不敢说自己是‘国宝’的人”。

1月6日,在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面对台下的地方官员,张国宝脱稿说,过去为了合理控制火电项目核准节奏,他严控沿海地区布局新的燃煤电厂,结果这些地方省份都有意见,他请这些省份能够谅解。

张国宝非常希望得到高层认可。他是典型的那种大器晚成的类型,55岁才提拔为副部级,59岁提拔为正部级得以延续到65岁退休,63岁之际获得首任国家能源局长重任,到退休之际,实际上他已经超期服役一年两个月,是正部级干部超期服役几乎长的,“主要是很难找到接替他的官员”。

他会亲自触及每个项目,以至于其手下的一些司长很被动。现在看来,这种“以项目为重,而轻视游戏规则建立”的方式,很大程度上源于在国家能源局现有条件下,不足以支撑其改革。

正如他告别感言中所说,他非常自信甚至于有点儿固执。一般,只要在其形成观点之前,还可以游说其改变观点,一旦确认就很难改过来了。不过对于观点相左的部下,他们还经常有机会和张国宝辩论,辩论到,张也许会说,我没你们年轻人的思维开放。

退休情怀诗自勉

白色眉毛,衣着一直很整齐的张国宝,始终面带笑容,但有时他也会大发雷霆。

新能源规划制定之时,国家能源局与其他部门在北戴河开会,面对风电上难,张国宝当场拍了桌子,直截了当地说,“我看就是人”。

言外之意,风电无法并源于人员因素。他曾说之所以蒙西风电无法送出,其中很大因素在于,蒙西电并不是国家电的亲儿子。

他曾面对新能源补贴事宜,与美国进行激烈交锋。他也曾为了财政部公布的“补贴企业前50台兆瓦级风电机组”的做法,与财政部针锋相对,甚至建议废除。他也不顾及官场规则,直接拒绝财政部与国家能源局在“风电补贴政策”上的合作。

据张国宝下属介绍,退休消息在业界流传开来后,张国宝也显得“有点儿失落”,但其始终拿自己的一首诗自勉:人生得意非尽欢,喜在年华不虚度。淡看虚名莫贪腐,能进能退大丈夫。

行情
通信
运营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