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记者眼中的内蒙古马背民族的骄傲

2019-10-13 05:03:36 来源: 辽源信息港

  台湾眼中的内蒙古:马背民族的骄傲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草原是蒙古族生命的泉源,放牧牛羊是牧民的主要工作及收入来源。来源:台湾《联合报》

  中新8月5日电 今年是内蒙古自治区成立六十周年,台湾《联合报》在探访内蒙古大草原后刊文称,歌声唤醒内蒙马背民族的骄傲,现在的内蒙古,除了草原、沙漠,也有高楼大厦,更有生机蓬勃的商贸经济。

  如下是该文主要内容:

  一望无际的草原、人烟罕至的沙漠——内蒙古,与台湾岛直线距离2000公里,对台湾而言,是个遥远又陌生的地方,那儿有13世纪成吉思汗留下的伟大遗迹和民族传统,是蒙古族的家乡,也有改革开放后生机蓬勃的高楼大厦和商业活动。

  今年,是内蒙古自治区成立六十周年,现在的内蒙古,除了草原、沙漠,也有高楼大厦,更有生机蓬勃的商贸经济。深入内蒙,探访这个700多年前创造历史的强悍民族。

  1258年,蒙古大军以两年时间,攻破阿拉伯世界的心脏—巴格达,完成欧洲十字军200年来未完成的任务;700多年后的2003年,才有“异族”英美联军第二次“征服”巴格达,打破蒙古人的纪录。

  攻下巴格达 蒙古赢美英

  但现在的蒙古族,似又回到原始逐水草而居的部落生活。他们优游自在的在草原放牧、高歌,大小庆典时以传统礼服迎接客人,举行摔跤、骑马、射箭等技艺比赛。数百年前的兴盛大帝国对他们来说,只是一段过眼烟云的历史,如何维持温饱,才是当务之急。

  唱起母亲河 每次都流泪

  对多数的蒙古人来说,经济生活重要;但总有一些缅怀历史光荣的蒙古族有识之士,试图保存并发扬传统文化。美声家德德玛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德德玛用她的歌声,凝聚蒙古族的心,并传播给其它族群,尤其是位居多数的汉族。

  德德玛在面前演唱“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席慕容作词)时,不经意地流下眼泪。她说,每次唱这首歌她都会流泪,因为歌词的意境太感人了。“天涯海角不能相忘…保佑孩子找到回家的路,虽然已经不能用母语来诉说…”这首歌有如泣诉,一个衰败的民族距离他们越来越远了。

  我是蒙古人 传祖先音乐

  德德玛其它的知名曲子“我和草原有个约定”、“美丽的草原我的家”、“牧人”,大都是这种悲切、怀旧和思念之情,这种风格一如今天风靡全世界的葡萄牙曲风Fado。葡萄牙是欧洲14、15世纪的强国,但帝国衰败后,葡萄牙人透过这种哀伤的音乐,传达自己的骄傲与自尊心,并在艺术家们的努力下,以歌曲和吉他创造出一种甜蜜又忧伤的抒情气氛,丰富这个国宝艺术。

  德德玛努力发声,保存民族音乐,即使9年前中风,她也从病榻中重新站起来,现在她的希望是寄托下一代。她成立音乐学院,让蒙古族的小朋友们都能知道自己的历史文化,始终记得这个马背民族,在游牧生活中所拥有的流动与飞翔光荣。

  奥运时表演 奏万马奔腾

  齐宝力高是另一种典型。同样是音乐家、作曲家,他与德德玛刚好是对比。他的曲风偏向激昂、壮烈,所推广带动的马头琴(相传成吉思汗出征时随军演奏的乐器)音乐,近年已打入欧洲和东亚,在商业市场与民族部落也获得欢迎。他已被北京奥运列入开幕式的表演名单,届时,他将以2008把马头琴,演出震撼的“万马奔腾”曲。

  齐宝力高会唱“呼麦”(蒙古族独门复音唱法)的弟子说,“葡萄牙的Fado既然能受到欢迎,我们的音乐也有价值”。齐宝力高的门徒演唱时专注的神情,使人对马头琴与高亢的曲目,有更深一层的认识。

  成吉思汗陵 诉光荣历史

  相较于民间大力发扬民族文化,近年来,内蒙古官方也着手对古迹、遗址保存与民族教育做扎根的工作,明显的是在多处地点建造跟成吉思汗有关的遗址景点。例如,在海拉尔市中心建造一座成吉思汗广场,从外蒙古的肯特山运来巨石,象征成吉思汗精神不死;在鄂尔多斯市建造成吉思汗陵。

  今年7月底,鄂尔多斯市的人民公园改名为伊克昭公园(原为伊克昭盟),呼和浩特市的人民公园也早早改为青城公园(呼和浩特旧称青城),回复蒙古族的旧名。至于民族教育与民族学校、识字率与20年前相比,呈现大幅的成长。

设计
昌吉小说阅读网
内燃机
本文标签: